二三线城市购房政策松动 楼市或有可能出现反弹

2018-01-22 10:19:34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字号:

2018年开年伊始,兰州、南京、合肥等二三线城市购房政策出现了局部的松动和微调,由此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舆论于是揣测,2018年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有可能“松绑”,楼市或有可能出现反弹。

但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分析认为,“如今中央的意图是因域施策,分类调控,将权力下放,以中央统一部署为前提,各地采取相应措施。在楼市下行、市场特征多样的背景下,我认为该类政策的出台是在情理之中的。”

区域微调

2018年元旦刚过不久,兰州市房产局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强化房地产市场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规定,自1月8日起,购房者在购买兰州市城关区、七里河区、安宁区等地住房时不再要求提供社保和纳税证明,同时取消西固区、九州开发区、高坪偏远区域的住房限购政策。

在兰州市房地产新政刚公布不久,限购“松绑”的风潮蔓延至南京。

1月7日,南京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才安居工作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意见》规定,由专业人才引进项目或政府有关部门评审确定的A、B、C三大类人才所购买的首套住房不受户籍限制;高层次人才住房公积金最多可贷120万元,部分项目可申领不少于300万元的购房补贴。

《南京市人才安居办法(试行)》规定,所谓的A类人才指国际国内顶尖人才;B类人才以省333工程第一层次培养对象为参照,为国内领军人才;C类人才以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为参照,为地方拔尖人才。

类似的“抢人才”大战同样在郑州、武汉、西安、长沙、天津等城市上演。以郑州为例,郑州市出台的《郑州市青年人才首次购房补贴发放及非郑户籍人才购房实施办法 (暂行)》规定,因“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引入郑州的国家级项目领军人才,将分别获得500万元和200万元奖励,以及不超过300平方米和200平方米的免租金住房一套。

同样,西安市住房保障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通知,规定2017年市本级大学生安居试点项目工程建设不少于1.2万套;高校无房教职工可申请周转房并支持鼓励高校利用自有土地建设公租房等。

总体而言,以南京市为代表的租房、购房限制“松绑”具有明显特征:城市均为高层次人才的落户、首套住房购买提供政策支持,并愿意为此提供高额住房补贴。

除兰州、南京两类限购政策“松绑”外,合肥的类似举措也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

近日,合肥市国土资源局在对12345名群众咨询的回复中称,“商品房应由开发商自行定价,且2016年11月之前出让地块不限价。”该政策出台后被一些媒体解读为合肥市住房“限价放开”。

随后,合肥市物价局于1月6日在官网公布《我市新建商品住房明码标价备案政策》一文,针对“限价放开”一事进行回应。合肥市国土资源局也发布《关于我局对12345名群众咨询回复内容的说明》,援引2016年11月出台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相关规定,市辖区和肥东县、肥西县、长丰县区域的居住用地竞得人办理住房销售明码标价备案价格不得高于区域内2016年10月31日前的同品质、同类型项目最高明码标价备案价格。以此证明,合肥市并没有“放开限价”。

“在1月8日晚上,我们的官方网站对政策进行了进一步的说明。我认为应对还是比较积极的。我们并没有放松监管,而是加强了监管,这和兰州市独特的背景息息相关。”兰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高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与财政有关?

“兰州该政策的出台有一定的特殊性,这主要同兰州整体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关。”兰州市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牛铮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国家统计局公开的数据当中,2015年中国各省的GDP排名中,甘肃省以近1.5万亿元人民币位列各省倒数第五名。

“在全国GDP发展从6.5%上涨为6.9%的背景下,兰州市为什么从8.3%降到6.3%?就是因为转型升级没有完成,兰州市仍然靠传统产业,靠旧有的模式在发展。”牛铮超说。

牛铮超认为,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点上,兰州市出现了经济下行的趋势,居民收入受到了影响;再加上兰州市房价结构性不合理,核心区房价很高,周边地区房价较低,这种明显的价格差制约了兰州市经济的发展。在此基础之上,出台限购松绑的政策也就不足为奇了。

兰州市主城区和周边地区的明显价格差可通过数据予以证明。兰州市房产局给出的数据显示,兰州市核心区均价1万元/平方米左右,最高甚至有1.7万元/平方米的楼盘。但在周边区域,均价仅5千元/平方米左右,最高楼盘约为7千元/平方米,仅为核心区的一半左右。

兰州交通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义认为,通过实行同一、二线城市相区别的调控政策,有利于提高城市化率,促进当地经济发展。通过对限购“松绑”,能够有效减轻经济下行压力,提高地方财政收入。

许多观点认为这是通过实行限购“松绑”增加财政收入。有分析称,“松绑”政策出台有明显的去库存、补收入意图。通过取消部分区域限购和社保、纳税证明等方面的限制,而进行二手房限售,实质上是把公众对二手房的需求往一手房挤,消化一手房库存;与此同时,2017年兰州的财政收入下降,而地方债务快要到期,需要土地收入与房地产税收收入支撑。

兰州市财政局局长牛成喆反驳了有关“财政收入紧缺的说法”。他表示,兰州市2017年地区财政总收入66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33亿元,分别增长10%和11%,高于全国2017年全年财政收入增速8.2%的数值。

兰州市房产局副局长高佳对前述观点也进行了辩驳,他表示,在“松绑”政策出台之前,兰州市房产局并没有征求过市财政局的意见。调控政策的出台,仅仅是根据建设部和中央的要求,加强分类指导,因城施策,对原有政策进行优化和调整,提高房产局调控政策的精准性。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