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博士的技艺 又怎一个“博”字了得!

2017-12-18 16:18:16来源:成都晚报
字号:

孩提时代,春熙路上有家茶馆名“漱泉”,因它坐落在临街二楼,人们习惯叫它“漱泉楼”。这“漱泉”二字有何深意,我辈闹不明白。古人有“枕石漱流”之说,听一老前辈指点,这“泉”也可以作“流”讲,言饮茶可荡洗身心清润肺腑,可听了仍然糊涂,这“泉”怎么可以“漱”呢?弄不明白也就罢了,但漱泉楼还是要上的。

漱泉楼临街有两座木楼梯供茶客进出,那木楼梯红漆透亮,坚固扎实,越往上走就越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茶香。前一座木楼梯上方有两个丰腴的金色大字“漱泉”,是哪位名家书写也搞不清楚。走完楼梯“漱泉”全貌顿收眼底,好大个茶馆,两三百张茶桌,被上千茶客坐得满满。茶馆四周的墙上稀疏地吊着木牌,木牌上写着“芽茶每碗6分,花茶每碗3分”。那年月茶价低廉,所谓“芽茶”,即清明前后采摘的嫩苞嫩芽,花茶稍次,其味也优于当下的高档名茶。我来漱泉楼只为三件事,第一喝“加班茶”,加班茶是茶客喝剩的茶,趁掺茶师傅未曾倒掉,打个时间差,一口气喝干;第二捡烟锅巴,现在叫烟头,这东西剥下烟丝可卖钱;第三观赏掺茶师傅的茶艺。这茶艺使我多次目不转睛,觉得煞是好看,如今从记忆中掏出仍然新鲜。

茶馆闹哄哄吵嚷嚷,十几个掺茶师傅穿梭其间吆喝不断。掺茶师傅旧时称之为“茶博士”,当然这是对他们的一种雅称。我想这里的“博”不是指他们的学问有多大,而是对其技艺的一种褒奖和赞誉。茶博士手中的茶具和铜壶对他们来说,有点像仙家的法器,可以施展出得心应手的变化。盖碗茶的茶具是三件套,茶船茶碗茶盖,茶船是底坐,碗是容器,盖子封碗。茶博士吆喝于堂上时,左手捏握一大叠茶具危如累卵,有的甚至与肩相平,外人看得心里悬吊吊,茶博士却笑迎茶客轻松自如。一听喊“倒茶”立马就到,他从左手底漏滑下茶具,只听哗啦啦一声,那茶具便依次地巧妙地可以说乖乖地出现在茶桌上;茶博士机灵快速地用两根指头翻转茶盖,右手的铜壶立刻冲茶,一道白虹居高流下,冲得茶叶翻滚跳跃打转转,旋即合上茶盖。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无缝对接,无论冲多少碗茶都是水盈碗沿,却又滴水不溅滴水不漏,这铜壶嘴的一收一放简直出神入化,如魔法境界。茶博士左手把控茶具,右手挽提铜壶,左右手的配合如此合谐如此神妙,这是大自然的杰作,也是茶博士的杰作,不由看得我击节赞叹!

当然,茶博士练就掺茶的绝话并非数日之功。听说要在有经验的老师傅的指导下,先从手掌的功夫开始,首先掌上五指要张驰得很开,平时收工就练习叉开手指间的距离,练久了手指间的张合度就自然扩大,手掌也就大如托盘了。而大姆指也很关键,要练得虎口如弓强劲自如;随后左手捏握一套茶具,右手执铜壶在堂上走弯路算作起步,接下来慢慢加码,三套五套茶具往上摞叠,直至加到十几套茶具都把控平稳收放灵话,苦练方能成为一个跑堂的茶博士。

漱泉楼是春熙路最大的休闲去处,它是随意的,又是亲切的,是闲散的又是包容的,三分小钱可以在这儿消磨一天;它更是平民大众的,从不驱赶一个穷孩子在这儿闲逛溜达,它对我又是温暖的。而漱泉楼上茶博士的精彩表演入木三分地铭刻在记忆中,随着时光久远却越是清晰。哪象现在喝茶,放只暖水瓶在桌上,要喝自己倒,两者相比:茶博士的技艺又怎一个“博”字了得!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