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扬州遇见漆器与刺绣

2017-11-01 11:33:27来源:扬子晚报
字号:

旧历三月十八日,我与作家朱辉一同前往扬州,正是“烟花三月下扬州”。我很庆幸,在一个诗意的季节去一个诗意的地方,或者说,践行一次唐诗之旅。

我们此行的目的可不是来看风景的,而是来探寻扬州的美物。扬州美物,不胜枚举,具有代表性的有扬州漆器、扬州玉雕、扬州刺绣、扬州剪纸、乱针绣、扬州木雕、扬州通草花工艺、江都漆画等等。

为了让我们对这些美物有深入的了解,旅游局的同志特意将这些美物的工艺大师(亦是非遗传承人)邀请来与我们座谈,地点是扬州486非物质文化遗产集聚区,以数字来命名一个艺术展区,让人想起北京的798艺术区,那么为什么要叫做486呢?聚集区的同志解释说,公元前486年(即鲁哀公九年)是扬州建城的时间。原来如此。参加座谈的,有玉雕、漆器、鸟笼、剪纸、修脚等方面的师傅。他们大都头发花白,有着孩子一般的神情,说起他们所钟爱的艺术,眼里闪着光亮,我想,一门心思从事艺术的人,远离世俗东西的纠缠,唯美是求,而不是唯利是图,自然拥有一颗纯真的心灵——赤子之心,在这点上,他们都是诗人。也正如诗人作诗“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完成一件工艺品,是需要付出心血的。他们的工作在于“做”而不是“说”,所以,他们大都不善言谈。虽从事的都是非遗的工艺,但境遇有很大悬殊,像玉雕、漆器市场要大一些,境遇要好一些,像剪纸,市场很小,境遇要艰难一些。还有,工艺大师的作品要花费很多时间与精力,自然价格昂贵,购者寥寥。这是非遗面临的难题,相信不仅是扬州,全国其它地方也是如此。

参观时,一只鸟笼,用象牙制成,价值百万,鸟房的价格堪比人的住房了。一幅刺绣手工数年绣成,标价数十万。的确,价值不菲,但更具价值的是工艺师傅们对艺术的虔诚与执着。

座谈师傅中,有一位张来喜先生,他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张来喜在充分吸收传统技艺的前提下,注重精、细、雅的艺术特征,形成了独属于张来喜的风格。在他的作品中,红雕漆的造型有新的突破,台屏、挂屏、花瓶、地屏,品种更加丰富。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张来喜对漆雕艺术的追求从未停止,成就斐然。参观漆雕作品,他指着一件巨大的漆雕花瓶自豪地告诉我们,这就是他的作品,瓶比人高,颜色是喜庆的中国红,图案是繁复的花鸟图,雕刻精细。应是一件镇馆之宝。

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起就认识了漆的性能并用以制器。历经商周直至明清,中国的漆器工艺不断发展,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扬州是中国木胎漆器的发源地,也是全国漆器的重点产区。2006年,扬州漆器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遗产保护名录。扬州漆器起源于战国,兴旺于秦汉,鼎盛于明清,发展于当代,已有两千四百多年的历史。据史书记载,扬州漆器在战国时期就有一定的生产规模和较高的制作工艺水平。国家博物馆收藏了大量战国时期扬州的漆器。1967年,扬州邗江西湖乡战国墓葬中出土的漆器圆盘(现陈列于扬州博物馆),直径40厘米,以木制卷坯作内胎,髹朱红漆,用黑漆彩绘云水飞禽纹样,色彩鲜艳,画面清晰,很能体现当时的制作工艺水平。

外界并不知道漆器的价值,不明白漆器为何价格那么高,其实在大漆难得以外,制作难度也是其中之一,制作一块漆坯需要漆器制作师在阴房里,将生漆一层接一层地刷在原先的生漆上面,早晚各一次,待原先刷的一层干了才能进行第二遍的刷制。每件精美的作品,都要靠着工艺师手中的刀具,慢慢修整而成。扬州漆器品种丰富、技艺精湛、色彩绚丽典雅、造型古朴庄重,同时将欣赏性和实用性紧密结合,具有鲜明的地方风格。

扬州漆器制作技艺主要有十大工艺门类:点螺工艺、雕漆工艺、雕漆嵌玉工艺、刻漆工艺、平磨螺钿工艺、彩绘(雕填)工艺、骨石镶嵌工艺、百宝嵌、楠木雕漆砂砚工艺、磨漆画制作工艺。其中点螺工艺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高档工艺。雕漆嵌玉漆具有色彩纯正、刀法圆润、纹样精美、图案生动的艺术特点。彩绘工艺,是中国最古老的漆器工艺品种。其工艺采用中国大漆与入漆色调制成各种色彩,按画面及工艺要求绘制在髹好的漆面上,反映不同时代的画面,色彩雅致,气韵生动,具有中国工笔重彩画的特色。

提起刺绣,人们往往说到苏绣。扬州人说,“苏绣”之“苏”应指“江苏”,而不仅指“苏州”,大多数人却以为苏绣是苏州刺绣,说到这儿,他们很感到委屈。也就是说,苏州刺绣与扬州刺绣均属于苏绣范畴。其实扬绣与苏绣都很精美,似乎绣工更为精细。

列席座谈的吴晓平女士就是一位扬绣工艺大师。她绣的山水图,几近于原件,线条、笔墨的浓淡就像画家手笔。往往一幅作品要两三年才完成。

扬州刺绣与苏州刺绣的技艺虽属于同一门类,但由于受扬州历代文化的影响和扬州八怪画派的熏陶,追随中国画的文化内涵和笔墨情趣,“仿古山水绣”和“水墨写意绣”逐步形成扬州刺绣的两大特色。扬州刺绣源于汉代,兴于唐宋,盛于明清,至今已有两千年的历史。早在西汉之初,汉高祖刘邦封其侄刘濞为吴王,王宫里的墙壁上就挂有华丽的扬州绣品。唐代,扬州是国内外著名的经济都会,手工业繁盛,刺绣业已很发达。宋代是扬州刺绣的重要转折时期,即从唐代的绣佛像转向绣书画,从实用性向观赏性发展。所绣物品针线细密、色彩美妙,富于生活情趣。当时的文人墨客倡导琴棋书画,寄情花鸟鱼虫,对扬州的人文艺术以至审美情趣的转移产生很大的推动作用。扬州刺绣受其影响,以此为题材的绣品逐渐增多,出现了为人称颂的双面绣。明代刺绣业,由于朝廷官府的倡导而得到进一步发展。扬州刺绣的特色是作品多取自于历代诸多名家的优秀山水、人物画作,意境深远,构图层次清晰,色彩雅致柔和。每件作品针法缜密、艳丽、工整、光洁。绣师们以精湛的技艺极力表现我国写意画潇洒传神的笔墨神韵和工笔画的精致严谨。特别是某些著名的刺绣大师由于受年龄、精力等因素所限,作品不可能按原样重复制作或批量生产,因此具有很高的鉴赏和收藏价值。

扬绣素有“针画”之美誉,以针代笔、以线代墨、熔画理与绣理于一炉的艺术风格在扬绣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仿古绣”已成为扬州的地方特色。

与工艺大师午餐时,我一一向他们敬酒,以致敬意。我说,他们的作品我买不起,但他们的从艺精神,值得学习。我临走时还是买了几样漆器和刺绣,工厂批量生产的那种大众型产品,以资纪念。

(作者李寂荡,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花》主编。发表有翻译、诗歌、小说、评论、散文等作品,诗作入选多种选本。代表作诗集《直了集》、《水洞》。曾获贵州省青年作家突出贡献奖,百花文学奖、编辑奖等。)

责编:刘琼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